第七十四章:终局

    从前有座灵剑山由棉花糖小说网(m.mianhuatang123.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readx();一秒记住【中文网】,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和灵剑山说再见……真不愧是你啊,这种绝户计都想得出来。”
    王舞在瞬息间就理解并吸收了王陆的全盘计划,然后心中顿时升起惊叹。
    王陆的想法很简单,现在仙王也好、王舞也好,都只是苦苦支撑,距离崩溃只差临门一脚。那么只要把这一脚踢出去,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当然,这种九州对仙王的大阵仗之下,有资格踢这一脚的人寥寥无几,就算是仙人靠近火海现场也要被烤的五内俱焚,而青鎏、烈风等仙尊或许能靠近些许,但也无法接近核心。唯一有能力干预这一切的只有逍遥,但逍遥又怎么可能过来帮夏宇的忙?相反,他一个人就牵制得周围许多人动弹不得。
    此时此刻,找遍九州大陆,能有资格提出这一脚的也唯有王陆,他的大部分力量用于维持无相轰天炮的输出,基本无暇他顾,然而他还有个身份是九州地灵,可以统御天下名山大川,灵剑山自不例外。
    而王陆要做的,就是分出那么一丝力量,将灵剑山拔地而起,如暗器一般飞撞过去,砸夏宇个满面开花。
    理论上讲,这的确是个极好的方法,灵剑山虽然不是为了暗器而生,但山中蕴含的灵力异常充沛,一经爆发就是天崩地裂,在夏宇疲于应对无相轰天炮的时候更可发挥最后一根稻草的作用,立刻解决眼前的困局。
    但是代价也真是惨烈得令人不忍直视,这毕竟不是什么无名荒山,而是九州大陆最为名贵的灵山之一,更是如今九州的核心所在,同时,也是王舞和王陆的家。
    他们是修士,是各自斩断尘缘,进军仙道的修士,凡间的家庭早已没有意义,灵剑山就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家。这座山承载着太多的回忆和思念,纵然在先前的战斗中,灵剑山已经千疮百孔,但主峰依然屹立不倒,山中依然满载着无数人的寄托。
    “结果你就这么把灵剑山当成消耗品了?变成九州地灵以后就对原先的归属拔**无情,真是没品的男人啊。”
    “,轮不到你这个九州下限记录保持者来质问我这种愚蠢问题。别忘了我可是把自己都当成消耗品了,区区一座灵剑山又算什么?”顿了顿,王陆在王舞的脑海中又说道,“而且我现在可是九州地灵,灵剑山毁了,我可以把昆仑仙山搬来抵债。”
    “……周沐沐会恨死你的。”
    “没关系,我把盛京仙门的老家抵给他们好了。”
    “喂,河图老道对你可是有知遇之恩的诶。”
    “那我就只好把军皇山押给盛京人了,反正军皇山上的人都是好汉,扎个帐篷应该就能过了。”
    “且不说这交易完全不对等,根本弥补不了盛京人的损失,而且,就因为军皇山的首席弟子是男性所以你也不打算给他们任何补偿了吗?”
    感叹完这一句,王舞神色一敛:“想做什么就做吧,你知道我是一定会支持你的。”
    “是啊,无论我捞了多少好处,现在都算夫妻共有财产对吧?”
    “呵呵,你就算这么说我也不会脸红的,所以少废话,要上就赶紧吧,我这边真快撑不住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王舞深深吸了口气。
    这也是她目前所能吸进体内的最后一口气,在无相轰天炮的余波洗刷之下,她的五脏六腑都开始破裂,三千金丹早不复圆润,变得暗淡而暴躁,随时可能跳出玉府,将王舞整个人涨得四分五裂。
    属于她的时间只有很短很短,同样,属于九州大陆的时间也只有很短很短。甚至王舞在抬头的时候,都能看到夏宇面上那一丝释然的笑。
    “老傻逼,笑屁啊。”
    王舞非常奢侈地将残存无几的气息用在了骂街上面,下一刻,她脚下的山石震荡,无穷无尽的升力涌现出来。
    灵剑山,开始由下而上,疾飞冲天。
    身为九州地灵,搬运九州的土地,就像举手抬足一样自然而然,纵然此时九州大陆已经无比虚弱,但是*合最后一力气将灵剑山推升上去,仍是轻而易举。
    瞬息之间,灵剑山就离开了地面,以惊人的速度向上飞去。
    与夏宇的距离迅速缩短,而在这短短一瞬间,王舞站在山巅,依然支撑着剑围不散,确保灵剑山能以最完美的姿态与夏宇碰撞。同时,她的注意力却渐渐分散到了其他地方。
    环视四顾,她最后一次俯瞰这座灵剑山。此时此刻,山中早已被清理一空,风吟、刘显、方鹤……以及其他云集在此,共抗堕仙的修士们,都已经被王陆发动山中阵法传送了出去,相隔遥远以免陪葬。曾经热闹喧嚣的灵剑山变得无比的安静。隐约间,王舞感觉像是回到了两百年前,那时候的灵剑派刚刚经历了最大的一场灾难,山门精英几乎一扫而空,也是这样的空旷寂寥……空山之中,王舞看到了她年幼时候的嬉戏场所,看到了师父曾经传道授业的道场,看到了她曾经躲起来偷看大师兄的树林,更看到了陪伴她多年的无相峰……的残骸,一时间,饶是以她的心性,也不免唏嘘。
    “世事变化无常,当真是难以预料,灵剑山创派几千年,历经风雨沧桑,想不到是在这里走到了终……咦,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刹那间,灵剑山已经距离夏宇仅有百丈之遥,仙王面上的惊恐清晰可辨。
    “等等,我明白了,咱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我这就退回仙界!没必要两败俱伤!”
    仙王的意念,在最短的时间里响彻四方,然而理所当然的,收到了来自王陆的嘲讽。
    “老蠢比,之前老子大发慈悲,提议在外面擦擦绝不进去的时候你死活不同意,现在都快爆汁了你还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夏宇的面色瞬间铁青,因为仙王神目已经看到了即将发生的未来。
    没有任何斡旋余地,也没有任何更改的可能,纵横万界的仙王,注定会死在这里。
    而王舞则是一声嗤笑:“做得好,堂堂仙王,人生最后一段记忆却是你的黄段子。不过就你这嘴脸也好意思批评我是下限记录保持者?别忘了我可是继承了你的遗产……”
    说话间,王舞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意识到了那个被她忽略掉的问题。
    “我靠,大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撞之后,我怎么办!?”
    王陆可以发动阵法转移走其他所有人,唯独王舞不能走,而被夹在仙王和灵剑山之间,王舞可不觉得自己能消受得起这夹心饼干的快感。
    “王陆王陆王陆,别顾着耍流氓了,赶紧救人啊喂!”
    在王舞的惊呼乃至惨叫声中,九州大陆数万年来最重要的一次碰撞,引爆开来。
    ——
    来自天南州的惊天动地的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