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金牌代练的火箭一波流

    从前有座灵剑山由棉花糖小说网(m.mianhuatang123.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哦哦,王陆开始行动了!”
    “此话当真!?快去喊人围观!”
    在书童和同伴等三人,以惊人高的完成度离开桃源村的当天上午,王陆终于结束闭关,走出门来,引得不知多少人前来围观。
    “哦,他就是王陆啊,原来是长这个样子,也没什么了不起嘛,听你们之前议论,还以为是个身长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邪魔呢。”
    “啧,八尺体型会被天诛吧?别看貌不惊人,这家伙可是第一个走出云波图呢。”
    “也可能只是运气好,看他在桃源村里可没有什么作为啊。”
    “没作为?第一个走出村子的海云帆就是在他的指导下完成的任务。”
    “切,一味求快,完成度能有多高?白浪费了村长的甲级任务。而且现在村子里所有的独占任务都已经激发,他就算结束闭关又能做些什么?”
    “谁知道……所以大家才来围观,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而王陆接下来所作的事果然没让人失望。
    他去帮村东的黄大妈挑水去了。
    “咦咦,有没有搞错啊!黄大妈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不可能认任何人当干儿子,他挑什么水啊!?”
    而占了黄大妈任务的试炼者也在纳闷,这黄大妈的任务大概也就是丁级水准,其价值在村中可位列倒数前三,鸡肋都不如,想不到堂堂王陆竟然选了这个任务作为开场,也不知究竟有何用意。
    王陆无视旁人围观,专心挑水,他身形中等,但体力却好,不多时便将黄大妈的水缸灌满。
    “呵,小伙子,谢……”
    大妈话没说完,王陆就打断道:“我想去您儿子的学堂。”
    大妈愣了下,点点头。
    随后王陆连寒暄也不多一句,放下扁担便向隔壁走去。
    隔壁住的就是黄大妈的亲儿子黄秀才,任务价值比他那个平凡无奇的妈要高上不少,初始只是丁级,然而进展到后来却能以此为机缘结识一位隐居村中的老学究,那就是甲级任务,也是小书童王忠赖以在村中扬名立万的任务。
    如今黄秀才的任务已经被完成,小书童走后他对其他人再不假颜色,而其他试炼者也懒得搭理这个毫无价值的穷酸秀才。如今眼看王陆要大步走进学堂,试炼者们纷纷猜测他要如何打开局面。
    “莫非这秀才身上还有隐藏任务?”
    “不会吧,要这么说,其他村民难道也有隐藏任务?王陆闭关这么久,就是有信心能开启隐藏任务?”
    接下来,只见王陆径直走进学堂,在黄秀才开口之前,将一打纸送到面前:“老师,这是今天的作业。”
    此时外面围观的人就糊涂了,王陆一没拜师二没交学费,按理说走进学堂就该被轰出来,可现在不但大摇大摆进去了,还声称要交作业!?他什么时候写的作业?不过今日黄秀才教授的是诗词,想来纸上所写也该是诗词之类。
    黄秀才却理所当然地接过纸来,定睛一看,抽一口凉气:“此诗真是你所作!?”
    “不然还能是谁?”王陆笑着反问,“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您以前读过类似的诗句?”
    “这几篇诗用情真挚,慷慨激昂,你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如何能有这般感慨?”
    “我天赋异禀,文曲星下凡。”
    王陆笑呵呵地说着,看黄秀才的目光就像是看村里的土狗。这种扯**蛋的理由就算**岁的孩子也不会上当,但黄秀才沉思片刻,竟摇头叹道。
    “可惜我已收了关门弟子,不然定要将你收入门下。”
    王陆继续呵呵笑,根本不理会秀才的感慨:“托您个事儿。”
    黄秀才一脸正气:“尽管说。”
    “我想要您这汗巾。”王陆说着,指了指秀才放在桌前,擦汗用的毛巾。
    黄秀才愣了一下:“你要这个?”
    “嗯。”说完王陆也不多等,伸手便拿,拿完便走。黄秀才也是个妙人,愣了愣神便将王陆的事情抛到脑后,重新对着课堂里的孩童们大声朗读起来吗,仿佛方才什么也没发生过。
    屋外围观的试炼者们倒是见怪不怪,桃源村大多数村民都这么一个模式,除了激发任务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蠢得像牲口。
    奇怪的是王陆,拿着一个穷酸秀才的汗巾大摇大摆向外走,到底想干什么?黄家秀才又不是黄花闺女,他的汗巾又酸又臭,有什么好玩?
    结果众人就目送王陆一路走到另一个知名人士的家里,走到门前的时候,几个围观者惊呼出声。
    “小芳!这是小芳家!”
    其他人面面相觑,村姑小芳,那是桃源村中传说一样的人物,国字脸络腮胡,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一顿饭能吃下二十个馒头十盘牛肉,屋外放有两只百百十斤的石锁,饭前便后都要舞动一番权当消遣。
    如此彪悍人物,放到哪里都是条好汉,偏偏在桃源村中却成了村姑小芳,而且是呼唤真爱的多情小芳,其独占任务就是爱情路线,非得要对她忠贞不二才能开启后续路线。很多试炼者将其评为超越甲级的传奇任务。某国皇子牺牲一切与之缠绵,却一招失手满盘皆输,想不到王陆此时却踌躇满志一般走到门前……
    可惜,若是之前没有那个皇子激活任务,以王陆的才干或许真能将这个任务做完……虽然想一想都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但无论如何,现在王陆已经没有机会了。
    结果王陆直接敲门,一边敲门一边说:“小芳,我有黄秀才的汗巾。”
    话音刚落,门就开了,村姑小芳抓着一只油腻的猪腿,瓮声瓮气:“你刚才说什么?”
    王陆笑了:“我用黄秀才刚用过还没洗的汗巾,换你独门秘制的一碗粉蒸肉。”
    “你要俺的粉蒸肉?……行,汗巾拿来。”
    小芳说着,伸手就来拿汗巾,手臂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也不知是因为过于紧张,还是脂肪过于松弛。
    王陆也不拦着,任她将汗巾取走。然后小芳就在无数人心惊胆战的目光中,如获至宝一般将汗巾捧在手心,猛地埋头进去吸气。
    这时候,某个看起来像是乞丐一样,浑身散发着败狗气息的试炼者猛地一惊:“对了,小芳暗恋黄秀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众人回头看去,正是不久前才因脚踏两条船被小芳打得肾衰竭的某皇子,他的话当有几分可信。何况这位汉子一般的村姑表达感情的方式是如此直接,十个人也能看明白。
    小芳似乎等不及想用这条汗巾做些什么,两只绿豆眼中闪烁着油光,急匆匆捧着汗巾往里屋走去,就连原本抓在手上的猪腿都随意丢在地上。
    然而这位村姑却是实在人,过了几分钟,小芳满脸喜意地捧着一只大坛子走了出来:“你给的是真货,谢了啊!”
    王陆接过坛子,还算有力的手臂当时就是一沉,这一坛粉蒸肉,就像小芳一样实在。而且虽然坛子被封着,一股遮掩不住的香气却弥散开来,令人食指大动。
    村姑小芳若说还有什么可取之处,就是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厨艺了。
    “谢了啊。”
    小芳一拍胸脯:“客气啥,下次再有这种好东西,尽管给我带来,我这儿还有独门秘制的火腿,等你来换!”
    王陆又笑:“行,有你这句话,秀才的内衣我也拿给你。”
    小芳鼻孔一张:“呵啊!你要是能拿来黄秀才的内衣,老娘我人都还给你!”
    “人就免了。”王陆婉拒,随后吃力地搬起肉坛向另一边走去。
    这一次仍是没走太远,王陆就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
    依然是那个路数,王陆用一摊子粉蒸肉,换来了一匹精致丝绸,又用丝绸换了几大盒脂粉,再用脂粉去换点心……这些交换有的赚有的亏,王陆浑不在意,他只是如傀儡一般重复着这一套动作:敲开门,拱手送上手中物,开口索取另一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