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玩坏了也不心疼啊

    从前有座灵剑山由棉花糖小说网(m.mianhuatang123.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十一章:白浊之村ii
    村长家的后院别墅内,鼻血流成了小河。
    殷红的色泽令海云帆脑子有些发木,口干舌燥地问。
    “……王陆兄,不知你是否愿意为我解释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
    虽然从结果倒退原因,海云帆能想出十几种可能,但过度惊骇之下思考能力已经下降到了人类的底线。
    王陆一边去找墩布扫帚,准备将那三坨垃圾清理出去,一边答道:“发生了什么?这不是明摆着嘛,隐居桃源村的山谷大侠成功粉碎了一小撮暴徒有组织有预谋的破坏行径,保护了桃源村的和平生活。”
    “山谷大侠?你认识方才那人?”
    “大概是叫雷锋吧……老实说我也不认识,因为根本没必要认识啊。”
    海云帆冷静了几分,问:“因为你早就知道会这样了?”
    “不太早,也就几个时辰以前,当我听村长说桃源村从未有过打架斗殴之事时,我就意识到这是个和平区域啊!”
    “和平区域?”
    海云帆对这个词明显有些困惑,紧紧皱起了眉头。
    在他的印象中,好像少有哪家门派的升仙大会会搞什么和平区,至少云泰帝国那几个三四品的宗派在招人的时候,就很喜欢让大家杀得血流成河,用近乎养蛊的方式找出最有潜力的新人,成效么,那着实不错。
    所以灵剑派这种对新人呵护到令人感动的升仙大会,就让人很是不解,一瞬间,海云帆甚至怀疑灵剑派究竟是否真心诚意想要招收新人……不过,终归是万仙盟五绝之一,不至于和天下人开这种玩笑。
    说来,灵剑派这些年的确是以低调圆滑著称,少有像盛京仙门那样霸气外露,或许真的是门派风格便这样纯真良善?
    “纯真良善?小海你看清楚点,这地上的鼻血我还没擦干净呢,你感慨个毛的纯真良善啊。”
    而望着地上陷入昏迷的三名鼻血姬,海云帆的确陷入了沉思。
    王陆见他死活不开窍,便解释道:“其实灵剑派的规矩很简单,傻·逼必须死。”
    ——
    “唔,这里是……哪儿?”
    感到一阵清澈的寒意撩上额头,听雨榭谢家的公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脑袋疼得要死,鼻梁骨好像是被人打断了,晕晕沉沉的,视野有些模糊,但依稀能看到面前似乎坐了一个胖子,正用凉水泼打着自己。
    “你是谁?”
    “啊?我吗?我是沧澜国国师闻种之子闻宝。”
    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惶恐,但语气中对自己的身世却有一种自豪。
    于是谢乾龙倍感荒谬:这肥猪自豪个毛啊?三流小国,酋长似的土著还真把自己当人了?他知不知道就算云泰帝国的那位二皇子,在修仙世家面前也要低头!结果这头猪竟拿身世来向自己炫耀!?这么想着,心中邪火渐生,方才惨败于王陆的羞辱涌上心头,手指再次深入衣服内袋,摸到了家族赐予的法宝。
    至于闻宝,对即将到来的危机一无所觉,一边用凉水泼着谢公子的两位同伴,一边笑呵呵地抖着双下巴说道。
    “我刚刚从那团雾气里走出来,正摸不着头脑呢,就看到你们三个人在河边晕倒了。是不是接下来的考验很困难?我想不如我们四个人联手吧,过关的机会或许会大一点。之前在云雾里我就在想,若是能多几个人一起走,或许就不会被困住那么久了。”
    闻宝显然是没意识到灵剑山云波图的真实用意,自以为聪明地滔滔不绝,浑然不知自己越是表现,在谢家公子看来就越是恶心。
    正说着,闻宝看到谢公子身边的两人动了动,坐起身来。
    “啊,你们也醒了啊?”
    闻宝喜上眉梢,若是能顺利与这三人联手,接下来的关卡就多了几分把握……当初自己一时脑热,拒绝逍遥峰的招揽,毅然继续这条升仙之路,结果在云波图中不知多少次后悔不迭,现在除了继续前进已经别无选择。
    然而瞬息的喜悦之后便是愕然,闻宝分明看到谢公子等三人目光不善,虽然昏迷初醒脸色苍白,但目中的恶意却令人心寒。
    “你们……怎么了?不打算联手吗?那,那我这就告辞了。”
    纵然笨拙,闻宝也感觉再待下去下场一定不妙,于是起身便要走。
    “想走?走得了么?”
    谢乾龙长身而起,原打算用在王陆身上的冰封骤雨符捏在两指之间,准备一出胸中恶气。而云、李二人也是一般,就要拿闻宝来祭刀。
    逍遥峰前的蓝白弟子说得很明白,升仙之路上生死各凭天命,这杂鱼惹到不该惹的人,就算被杀了也是活该。何况在升仙路上杀戮竞争者,这几乎是如今修仙界中不可避免的恶习,哪怕是万仙盟中以正道自居的门派,在召开类似升仙大会的活动时都免不了门下弟子自相残杀,这一点出身世家的子弟们尤其清楚。就算是谢、云、李这三人,死在升仙大会上也不算稀奇,那么杀一个沧澜国的国师之子,和踩死一只蚂蚁又有什么区别?
    三**宝发动前的威势,令闻宝本能地感受到了死之将近,这位国师之子远没有王陆的心理素质,惊骇之下张口狂呼起来。
    “救命,救命,救命啊!”
    歇斯底里的求救声,令谢乾龙心情稍好,若是被杀的人没有挣扎,这游戏就没有意思了……纵然如此,杀意却不减分毫。
    “叫吧,我就不信在这里还会有人阻止得了我!”
    谢乾龙冷笑着,捏在符纸上的手开始逐渐加力,而就在此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啊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
    ——
    大难不死的闻宝感觉后背和裤子都湿透了。
    黑影来得快去得也快,甚至没来得及对他说声谢谢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看着昏迷不醒,躺在河边等死的三位少爷,闻宝兀自心惊胆战。
    方才距离死亡只有一个瞬间,那三人与自己无冤无仇,却莫名其妙痛下杀手,到现在闻宝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难道就因为自己长得丑?所以如家客栈的老板娘会特别用力地踢自己,金桥上会被蜂拥的少爷们用脚踩,在逍遥峰前也被那两个蓝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
    还是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这就是升仙之路的真面目?杀戮、掠夺……仙道飘渺,终归不及切实倒在脚下的尸体更有实感,自己从家乡千里迢迢赶到灵剑山,是为了能以仙家身份帮父亲更进一步,但临行前却没人看好自己的未来,现在,闻宝隐约察觉到了其中原因。
    作为国师之子,非但没有父亲的博闻强识,甚至连一般的人情世故都不擅长,唯一能够依仗的,只有幼时一位路过沧澜国的仙师对他的一句称许:“此子身负仙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