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倒贴的小海

    从前有座灵剑山由棉花糖小说网(m.mianhuatang123.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金桥宽广,上千人的队伍(剔除掉随从以后)行走在金桥上显得稀稀拉拉,王陆带着书童漫不经心走在后面谈笑风生,全无其他人的紧张情绪。
    这千人队伍的平均素质极高,多半都是身世显赫的世子,但在灵剑山脚下却无不噤若寒蝉,升仙之路走得战战兢兢,能够维持镇定便不容易,能做到悠然自得的就凤毛麟角。加上一周前王陆初来乍到时的惊艳表现,此时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而在大多数人迟疑观望时,却有人大大方方地凑了过去,毫不见外地打起了招呼,语气要多自来熟有多自来熟。
    “说来,这几天一直没见到你。”
    王陆正和书童聊得开心,冷不防被人横插一句,愣了一下,转过头:“你欠我钱?”
    那人也是一愣:“这倒不曾。”
    “那我有见你的必要?”
    “……似乎没有。”
    “那你感慨什么?纯搭讪么?”
    “……”
    “话说回来,你谁啊?”
    那人苦笑:“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随即拱了拱手,“本人海云帆,云州人士,七天前在如家客栈大堂有一面之缘。”
    王陆皱了皱眉,似是在竭力回忆:“哦,你是那个追问我任务攻略的少年……有何指教么?”
    “指教不敢当,只是好奇,这升仙路上人人紧张,唯独你淡然自若,胸有成竹,想请教一下其中奥妙。”
    王陆笑了:“你这是又来问攻略了?这习惯着实欠妥,一个合格的冒险者应当以自主探索为荣,嚼人家剩下的甘蔗又有什么味道?”
    海云帆听了眼前一亮:“这么说,你真的知道这升仙之路上有什么关节?”
    “怎可能知道?我又没看过攻略。”
    “那……”
    王陆沉声答道:“当然是因为实力,实力够强,何需在意什么关节?升仙之路于我而言无异坦途。”
    这番豪言壮语简直令海云帆花容失色,不由抬头望天。
    王陆也抬起头,日朗风清,碎云点点,就连飞禽都没一只,有什么看头?
    海云帆叹气:“我在看会不会有天雷降下来,在灵剑山门之前夸下如此海口,就算引发天雷刑劫我也不会感到意外的。”
    王陆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你是叫海云帆?好我记住了,等入了山门我会记得罩你的。”
    “好说。”海云帆又拱了拱手,非常自然地贴近过来,与王陆并肩行走,而小书童则自觉地走到后面。
    王陆也不在意,边走边问:“我记得你是个官二代?”
    “哦?”
    “就是说你爹官很大。”
    “还好,云泰帝国的皇帝。”
    “我靠,那你岂不是后妈三千?”
    “……”
    “呃,总而言之,你舍弃太子这有前途的道路不走,跑来这里干什么?”
    海云帆一笑:“和仙家的神妙相比,凡间的权势又有什么味道?至于修仙么,以云泰皇室之能,送我进一般的宗派的确不难,云泰境内,白龙观、慈云山都是位列万仙盟四品之内的宗派……”说着,笑容略微嘲讽,“但是比起万仙盟的五大顶级宗派,区区四品便味如嚼蜡,何况……”
    海云帆望了望天,感慨道,“如今除了五大宗派,几乎再没有任何宗派能够真正触摸到仙道了,万仙盟大小宗派过万,只有这五家才真正掌握了超脱之道,而既然要修道,自然是修超脱之道,不然还不如当个安逸帝王。”
    王陆惊讶:“你知道得还不少嘛。”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当然要打听得多一点……这些也不是什么秘密,何况如今赶来灵剑山下寻求仙缘的,又有谁不是准备万全?战战兢兢?”
    王陆耸肩一笑,心说我就不是,彪悍的人生就当裸考,准备个**啊。
    两人并肩行走着,这金桥一路绵延向上,颇为陡峭,但两人谁也不觉得疲累,渐渐从队尾不断超前。
    望着身边不断擦肩而过的少年,海云帆又说:“说来,这次灵剑山的升仙大会之前,五大宗派已经有一百年没有这么广开山门了,就算偶有升仙大会,也是限制重重,所以这次当真是风云际会啊。”
    王陆扭头看了看四周:“的确好多二代,这规格够置办一次海天盛筵了。”
    海云帆说:“呵呵,这些人可不止是身世显赫,至少就我所知,八成以上的人是拥有天然灵根的,也就是有机修士。”
    “什么!?”
    跟在后面的书童王忠惊讶万分,又忍不住问:“你怎知道?”
    海云帆回头看了一眼,笑道:“不要太小看我这个云泰帝国的皇子,这里面多数人我能叫得出名字的……何况没有些真本事,谁敢上灵剑山来?五大宗派里,灵剑山和昆仑仙山是出了名的古派,灵剑山的固执还在昆仑之上,迄今为止山门之中未有过人工灵根存在,凡人登山岂不是自取其辱?”
    海云帆一边说,王陆倒是全无所谓,小书童的脸色却越发难看,显然是想起了自己背包里的培根灵等物。
    于是海云帆失笑:“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升仙大会,灵剑派只要十二岁以内,却只字不提灵根之事,或许是改变了自己的固执?这一千人中剩下那一两成人便是来赌这一分运气……”顿了顿,“不过,我实在不看好就是。”
    说话间,一行三人已经在金桥上行进了很久,渐入云雾之中,身后的灵溪镇已经缩成纸箱大小,小书童紧跟在二人之后,已不敢低头回望。
    然而即便如此,金桥仍是不见尽头,前方云雾缭绕不知所止,身边已不断有面露疲色的少年驻足不前,不知不觉间,一行人已渐渐走到队伍前列。
    王陆啧啧连声:“你们这帮公子哥真是不耐操,才走了这点坡路就体力不支,年纪轻轻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啊。”
    本是寻常取笑之言,海云帆听了却面露讶色,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
    倒是背后的书童王忠抱怨道:“少爷啊,这一路走起来感觉格外累,我都快撑不住了。”
    王陆皱眉:“平日家里吃饭,鱼肉也没少了你的,怎么跟那帮废柴一样不中用?不就是让你多背了一个食盒吗?委屈成这样?”
    王忠万分委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不是啊,这条路感觉特别古怪,明明没走太远,但累的人喘不过气……”
    “那就用皮肤呼吸……算了,行李给我,你轻装上阵吧。”
    王陆一边叹着气一边将王忠的背囊食盒等接了过来,毫不吃力地背负上去。
    “怪了,我怎么觉着走起来比平地还轻松?”
    “少爷你一向都是这么奇葩啦……”
    主仆二人一边说一边向前走,却没注意,一旁的海云帆面色肃然。
    没了行李,王忠轻松许多,再次跟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