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男孩子的第一次很重要,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我真没想重生啊由棉花糖小说网(m.mianhuatang123.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你怎么可以这样?”
听到陈汉升无耻承认“做坏事”的打算以后,胡林语“唰”的一下站起来了:“你想得美!别做梦了!我是坚决不答应的!”
“胡林语,你是多少沾点脑瘫吧。”
陈汉升自己也很纳闷:“我和沈幼楚是男女朋友,我俩之间的事情,需要你管吗?”
“我就要管!”
胡林语情绪有些激动,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说道:“沈幼楚这样一个单纯美好的女孩子,你怎么能对她有那种想法呢,总之今晚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得逞!”
胡书记说完,居然“咚”的一声把沈幼楚反锁在了卧室,同时她自己还站在门口,警惕的盯着陈汉升。
“嚯~”
陈汉升看到这样“老鹰护犊子”似的胡林语,他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反而咧嘴笑了笑:“女人啊,如果你想用这种办法引起我的注意,我承认,你已经成功了。”
“谁要引起你注意了!”
胡林语啐了一口:“厚脸皮的家伙。”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陈汉升一步步的走过去:“承认吧,小胡,你就是嫉妒沈幼楚了,你嫉妒沈幼楚先得到我,想不到你潜伏在沈憨憨身边这么久,一切都是为了我。”
“再乱说你就去死吧,陈汉升,我警告你别过来啊······”
胡林语看着陈汉升的身影越来越近,她自己也有些慌张,不过还是勇敢的伸出两只胖手臂挡在卧室前面:“再靠近,我就要报警了啊。”
陈汉升这种人呢,除非自己不想做,否则胡林语怎么拦得住呢,他伸出双手掐住胡书记的胳肢窝,直接把她整个人腾空搬起,挪到了防盗门旁边。
胡林语没想到还可以这样移动,两只小短腿在空中着急的晃来晃去。
“宝贝,别在这里搞笑了,这套房子的户主是我名字,非法闯入民宅的其实是你。”
陈汉升打开门,一把将胡林语推了出去:“乖乖的回学校,不要胡思乱想,不然你就去百度一下‘校园春色或者亚洲美图’,里面的内容可比言情小说带劲多了。”
“可是······”
胡林语还想说些什么,陈汉升已经“嘭”的关门了。
小胡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外面,直到楼道的感应灯熄灭以后,忽然而至的黑暗才让她反应过来。
胡林语立刻掏出手机,“哒哒哒”的给沈幼楚发信息“幼楚,今晚陈汉升要那个你了,你不要答应他,因为······”
发到“因为”的时候,胡林语手指缓缓停住了,她不知道下面应该怎么说,脑海里也跳出两个对立的“小人”。
小人A:
“陈汉升不是个好人,他脾气暴躁、爱说脏话、喜欢逃课、还和商妍妍罗璇这些女生纠缠不休,曾经脚踏两只船·····他的黑料都可以写本书了。”
“你是沈幼楚最好的朋友,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坠入狼口啊?”
“今晚的行动纲领我都给你列好了——刀在手,杀陈狗,抢幼楚。”
“胡林语,你可不能怂啊。”
小人B:
“陈汉升是个流氓,可是他对沈幼楚怎么样,胡林语你就没点数吗?”
“大一时刚开学的时候,沈幼楚她都不会说话的,整天就在食堂和图书馆里兼职,每天吃三毛钱的米饭和免费汤,晚上回宿舍还要偷偷的学习,可怜的让人心疼。”
“现在呢,她不仅抬起了头,还会说话,偶尔还会笑,沈幼楚这样漂亮的女生,你知道笑起来多好看吗,这一切都是因为陈汉升啊。”
“另外,也正因为陈汉升这种跋扈的作风,压得国教院这帮纨绔子弟不敢嚣张,压得那些拥有特权的外国交换生不敢高调,不然抬头后的沈憨憨,真能这样安静的读完大学吗?”
“算了吧胡林语,人家朗才女貌,天生一对,轮得到你这个妖怪来反对?”
······
“呸,你才是妖怪呢!”
胡林语一脚脑海里的踩死“小人B”,可是小人B的“遗言”还是很中肯的,陈汉升无赖归无赖,他好像真的非常适合天使一般的沈幼楚啊。
再说了,陈汉升其实也很牛逼的。
大学没毕业的亿万富翁,中国有几个人能做到?
他还在公开的手机发布会上,大胆对沈幼楚表达情意。
商妍妍那只骚狐狸,除了沈幼楚以外,谁都看得出来她多想睡到陈汉升啊!
“哎,这一步终究还是避免不了的,我就是有点老母亲的心态,舍不得幼楚罢了。”
胡林语幽幽的叹一口气,默默把刚才短信删掉,“咣咣咣”的又敲响了防盗门。
“胡林语你他妈的有病吧。”
陈汉升打开以后,不耐烦的低声怒斥:“你是真的要掺和一下?”
胡林语踮起脚尖看了看,发现沈幼楚已经从卧室里出来了,她都不知道这个流氓是怎么打开反锁的卧室房门。
“我要换鞋子!”
胡林语不会承认自己“允许”陈汉升亲近沈幼楚了,看了看脚上的拖鞋。
陈汉升这才让开一条缝给胡林语进来,胡书记换好以后,还是有些感伤的说道:“陈汉升,你以后千万对幼楚······”
“你的屁话太多了,要是真的不忍心,干脆你留下来替代沈幼楚吧。”
陈汉升吊儿郎当的打断。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胡林语终究是说不过流氓的,再次被陈汉升推了出去。
······
“小胡人是不错,就是脑袋里水太多,今晚良辰美景不合适,不然高低给她整些黄段子。”
陈汉升第二次关起防盗门以后,撇撇嘴评价胡林语。
“喔?”
整理好床褥的沈幼楚,心里还有些奇怪胡林语怎么不在这里休息了,她丝毫没有意识到晚上的“危险”。
“胡林语去网吧通宵了,她说要嗨一晚上的《劲舞团》,咱们别管她。”
陈汉升胡扯了一句,看了看时间差不多9点半,故作惊讶的说道:“哎呦,已经这么晚了啊,再晚睡对身体不好,咱们赶紧上床吧。”
“我给你找衣服。”
沈幼楚以为陈汉升真的要休息,先去卫生间帮陈汉升挤好牙膏,调好淋浴的水温,再把陈汉升以前拿过来洗涮的睡衣找出来······
一切都准备妥当以后,她才慢吞吞的提醒道:“可以了。”
陈汉升笑了笑,这些事情呢,萧容鱼心情好的时候,也许会做那么一两次,但是不会长期坚持,尽管她也很爱男朋友;
因为小鱼儿的生活专注点不在这里,说不定她还会撒娇让陈汉升“服侍”一下。
商妍妍也会做,但是不会这样平凡的接地气;
她估计会搞一些花里胡哨的小花招,比如在洗澡时突然闯进来啊,或者买一些情绪内衣什么的啊······
罗师妹大概也可以无怨无悔的永远做下去,不过她的束缚也多。
就像今天晚上,陈汉升洗澡的时候,罗璇能把陈汉升手机从里到外翻找800遍,甚至记下联系方式里每一个女生名字。
可能也只有沈幼楚,因为婆婆的传统教育观念,她会理所当然的做好一切,也不会去乱翻陈汉升的手机,等到陈汉升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后,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杯暖暖的热茶。
客厅里的大灯又被省电的沈幼楚关掉了,她还是开着那盏小台灯在看书,这个月24号就要考研了,她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复习状态。
“床铺好了,你先睡呀。”
沈幼楚抬起头,桃花眼在温柔的灯光下有一种迷离感。
“嘿嘿,你要看多久?”
陈汉升“嘿嘿”一笑,搬个凳子坐到沈幼楚旁边。
“2点左右。”
沈幼楚看着陈汉升:“你饿了吗,我要不要去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不用。”
陈汉升摇摇头:“你看你的,我在旁边陪陪你。”
“嗯~”
沈幼楚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有些欣喜,轻轻点了点头。
沈憨憨学习时很专注,即使身边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陈汉升注视一会沈幼楚完美的侧脸,眼光又从雪白的脖颈处,慢慢的游荡至整个身体。
陈汉升伸出手,缓缓的搭在沈幼楚的肩膀上。
沈幼楚这才有些察觉,她扭头看了一眼陈汉升,盈盈如水的眼眸澄澈单纯,正好和陈汉升深邃的目光形成鲜明对比。
“你看书。”
陈汉升努努嘴,做坏事的时候被这种眼神盯着,总有些不太自在。
以前两人也有这种亲密举动,所以沈幼楚没有放在心上,继续低下头抄写复习资料了。
陈汉升手掌在沈幼楚肩膀盘桓,虽然隔着一层棉质睡衣,依然能感受到那种圆润和细腻,紧接着手指开始下滑,只是滑过后背的时候,手指尖突然“咯噔”一下,原来是跳过了一根内衣带。
这个动作虽然只是不经意的一个瞬间,不过,足够刺激本就心猿意马的陈汉升了,他不再隐藏目的,手指贴着沈幼楚紧绷绷的细腰说道:“先睡觉吧。”
“唔?”
沈幼楚有些不理解,她已经铺好了床,陈汉升随时去睡都可以呀。
“我不想睡冬儿的那张床。”
陈汉升牵起沈幼楚:“今晚我睡你那边吧,咱们聊会天,谈谈心,也怪我最近比较忙,所以很久没有一起说话了,还记得有一年寒假我去你家,我们躺在床上,一起回忆曾经的故事,那种感觉多美好啊······”
陈汉升经验很丰富,这种时候肯定不能直接表现出欲望痕迹,反而用“聊会天,谈谈心”这种理由当幌子,沈幼楚本来对陈汉升就是不设防的,很轻易的被骗来了卧室。
“喀嚓。”
陈汉升顺便锁上了房门,转身看见沈幼楚傻乎乎的坐在床沿上,陈汉升怂恿道:“我们躺下说嘛,坐在这里太别扭了。”
“我一会还要看书的。”
沈幼楚仰着小脸说道。
“这个时候还看个屁的书,今晚我就是你的书,赶快来读我吧。”
陈汉升拽着沈幼楚向后倒去,沈幼楚轻轻惊呼一声,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被陈汉升搂在怀里了。
“咱们就这样说话,离得远我听不见。”
陈汉升炙热的鼻息打在沈幼楚脸上,手指又在后背不安分起来。
沈幼楚仰着头,长长弯弯的眼睫毛扑闪闪的眨着,眼睛里全是陈汉升的影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